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和彩 > 内容

”赌博偷偷潜入广州

时间:2017-09-19 09:46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近期,粤东警方加强对“”赌博活动的打击力度,有效地遏制了该活动的势头。但记者近日在广州市内暗访时却发现,有人正在广州城乡结合部大张旗鼓地从事“”赌博活动。据观察,由粤东转移过来的“”赌博活动有在广州蔓延之势。

  11月23日晚上9时许,记者来到广州市白云区松柏新村三元里加华肉菜市场。在一个不甚显眼的角落,记者发现有三四间小店铺正在贩卖“”报。记者看到,这些小店的简易摊架上摆放着五花八门的“报”(注:行内人戏称“”报为“报”),不少于30名彩民正在认真地挑选,有人在低声交换着,小店生意相当红火。记者所见的“报”约有20多种,大部分是复印件。

  记者扮作外行者,试探着问一名女档主:“这些‘’报有什么用,真可以预测到福利彩票的中号码吗?”那名操潮汕口音的女档主先是对记者不予置理,后来突然伸手在一名正专心选报的女人肩膀上拍了一下,女人地回头看一下责怪说:“吓了我一跳,以为是来了。”记者问这位女士为何害怕时,她显得讳莫如深,上下打量一下记者,见记者戴着眼镜像是读书人模样,便拿起一份“报”问记者能否看懂报上的诗谜,记者定睛一看,只见报中有一首用小纸条贴上去的手写诗,写道:“枯杨生绿柳,雪里自阳春。春花方竞秀,夏日又成荫。”女子请记者辩读弄清这首诗的含意,预测中号码。

  记者指着一份估计是原版的彩色“报”问女档主多少钱,女档主说20块一份,复印件则售价5元。

  记者拿起一份写着“灵码”的“报”想打开看个究竟。女档主马上上前说:“机密一打开就泄露了!”

  记者又来到紧挨着的另一间兼贩“”的店铺,向一名年约在十六七岁、脸上还带着几份稚气的男报贩请教怎样看“”。传授完毕,记者对他说:“我现在来挑一个号码,下一注要多少钱?做庄的要赔多少?”

  “我不是庄家,这里不能下注。”男报贩说,附近到处都有下注的地方,回家向左邻右舍打听一下就知道。

  经人指点,记者来到一家缝纫店,发现里面坐了一位中年男子。记者问:“我下100元特等码。”这名男子迎上来说:“什么号码?”当问到庄家的话题时,他地搪塞了一句:“我不知你说的是什么,听不懂你说的线时许,记者再次来到该肉菜市场,发现仍有两间店铺在挑灯夜卖“报”,但场面有点冷清。据一名潮汕口音的赌友说,每天晚上7-9时前来买报的彩民最多。

  记者在其中一家店铺里一口气买下5份“报”,顺便瞄准身旁一名女彩民展开“攻势”。记者拿着手上的“报”对她说:“依报上所说,下期特等码有可能是44啊。”并自称以前下注获得的赔额太低,想找赔额高点的庄家。该女子坦言说:陌生人想找庄家很难,谁知道你是不是密探呢?一般都是通过亲朋好友委托下注的。记者佯称是附近的住户,打消了她的疑心,后来她跟店铺旁的一名女人耳语片刻,便指着那名女子对记者说:“她是缝纫,专门替庄家接注的,下注多少钱随你定,下了注码交了钱,她会给你写条据,等摇出号码,如果中,你就可以问她要钱。”这名女子还介绍说,每逢星期二、星期四是摇公布日期,如果你是熟客,每天都会有人替你接注。

 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报贩和彩民中操潮汕口音者居多,他们之间买卖彩报,很少讨价还价,来去匆匆,神神秘秘,对于非潮汕口音的买报者戒心甚重。据知情者透露:“”赌博活动在粤东地区遭受重创后,有大举迁入广州之势,而目前在广州一些城乡结合部的潮汕人聚居地,此种赌博活动已较为。

相关推荐